<option id="eygma"></option>
  • <tbody id="eygma"></tbody>


  • 人大代表儲小芹:建議直

    人大代表儲小芹:建議直

    “今年受疫情影響,原本該在春節期間促銷解決的石臺硒茶存在大量滯銷,我們當地開

    秦玉峰:挖掘中醫藥精髓

    秦玉峰:挖掘中醫藥精髓

    2020年1月19日,東阿阿膠(000423)發布消息稱,公司董事會近日收到秦玉峰先生提交的書面

    羅麥安凱:讓公益基金會

    羅麥安凱:讓公益基金會

    “企業和非營利性組織的基金會應該發揮各自優勢,參與到疫情防控和脫貧攻堅戰中,

    當前位置: 直銷報道網 > 焦點 >

    大批MCN倒在去直播帶貨的路上:掙30萬 虧500萬

    時間:2020-06-03 11:05來源:界面新聞 作者:界面新聞 點擊:
    轉型有轉型的尷尬。 王燁然在一家游戲創業公司的市場部工作,經常需要為公司挑選網紅大V進行品牌推廣投放。最近他明顯感覺到,接觸的MCN機構比以前更加積極了。

    【直報網北京6月3日訊】(界面新聞)轉型有轉型的尷尬。

    王燁然在一家游戲創業公司的市場部工作,經常需要為公司挑選網紅大V進行品牌推廣投放。最近他明顯感覺到,接觸的MCN機構比以前更加積極了。

    除了動輒分享行業報告以外,一部分曾經“高冷”MCN機構們也會主動找他問問需求。

    “去年咨詢的時候,有些高冷MCN通常是只甩個刊例,不介紹號主也不會介紹案例。合作時,還會限制甲方的意見修改次數,處于‘瘋狂頂嘴’的狀態,很強勢。”

    “可能,今年行情真的很差吧。”王燁然認為。

    超過200家MCN公司有倒閉跡象

    虧完五百萬以后,晴矢關閉了自己的短視頻MCN公司,那是今年的3月份,疫情還未明朗,公司成立不到一年的時候。

    2019年上半年,晴矢通過朋友了解到幾個頭部MCN的營收情況,其中一個位于青島的頭部MCN機構有3億粉絲,每月廣告收入超過3000萬,單個粉絲平均每月產值0.1元。

    晴矢覺得收入可觀,可以一做。于是,他賣掉了自己從2014年開始運營的幾個公眾號,其中一個叫做“筆稿”的賬號當時粉絲數已達200萬。

    拿著賣掉公眾號的五百萬,晴矢開始All in 短視頻MCN創業。他的主要運營地是抖音,賬號是以小短劇內容為主的劇情號。

    截止到2020年3月晴矢關閉MCN之時,他在抖音共孵化了12-15個賬號,賬號總粉絲數達到2700萬,其中最大的賬號粉絲量在200萬左右。

    MCN創業初期,晴矢不僅參加過短視頻創業培訓課,自己也對當時市面上紅火的大號做了分析,最終得出的結論是,通過劇情號進行漲粉,打造IP,然后接廣告,將粉絲變現。

    晴矢大部分的賬號都遵循這條變現路徑。在去年10月份,他開始感到這條路或許有點走不通。這個時候后來被晴矢認為是最該“及時止損”的時候。

    但當時,他所投入的成本已經超過200萬,而公司也還處于“投入階段”,沒有盈利。晴矢沒有停下,他最后估算,直到關停之時,他的MCN所有獲得的廣告收益沒有超過30萬。

    持續性的入不敷出,且短時間內盈利增長無望是公司倒閉的直接原因。晴矢不是個例,國內最老牌的自媒體聯盟WeMedia集團副總裁方雨向界面新聞記者分享了一組數據,根據他對覆蓋頭腰尾多梯隊的300-400家MCN機構的微型調查,截止到2020年3月,其中有近200家MCN機構面臨倒閉或已經倒閉,比例超過了50%。

    WeMedia主要業務為移動端營銷、自媒體孵化及經紀服務,2016年曾掛牌新三板上市(現已退市)。方雨本人經常為MCN機構與甲方進行對接。據方雨描述,在2019年10月由他主辦的一場自媒體大會中,他覺得,當時這些來參會的300余家MCN機構的生存狀態還很不錯,甚至還有很好的議價權。

    方雨還記得,當時他幫助甲方去咨詢一家MCN機構的合作意向,這家MCN擁有數名數百萬粉絲博主。對方當時給他的回復是,“低于50萬預算的我們就不談了,品牌名字也可以發過來看看合不合適。”方雨對此印象很深,“當時他們的架子很大,完全不像一個乙方。”

    但在今年2月份進行的調查中,方雨發現,很多MCN機構負責人已經很久沒有更新朋友圈,甚至即使是給對方介紹客戶,對方也會很久都不回復。“這很扯,這些都是業務轉型或者倒閉的跡象。“

    皮之不存,毛將焉附。多位MCN負責人向界面新聞記者表示,自己最近面試了很多來自被其他MCN機構裁員的候選人。這些候選人大多是由于大環境不濟,業務調整,所在MCN被解散或者自己的部門被裁撤而失業。

    多位MCN從業者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發布了自己的MCN解散或自己被裁員的信息。其中一位網友表示,接到MCN解散消息前兩天,公司還在照常網絡會議討論新項目,自己還沒有去公司報道,突然就失業了。

    一位資深MCN行業從業者曾對此下過預判,她稱,大批新MCN涌入市場,跟不上市場發展速度的老一批MCN,吃完平臺紅利沒有能力跟上市場發展速度,會倒閉的倒閉,裁員的裁員。

    粗放時代的特征是大開大合,MCN的倒閉潮和加入潮在同時發生??藙阡J5月發布的最新報告顯示,2019年國內MCN機構數量已經超過2萬,較2018年漲幅達到300%,新增1.5萬,MCN行業似乎依然看起來很熱鬧。

    廣告變現失靈,帶貨成為新的營收來源

    在帶貨徹底火起來之前,紅紅火火的MCN生意,主要依靠旗下賬號的粉絲和曝光量進行廣告變現,獲取分成收入。

    晴矢剛入局MCN創業時,選擇的同樣是這條變現道路。因此,他選擇在前期投入大量資金,希望打造IP,為賬號漲粉,最終憑借成功的IP接廣告盈利。

    這是一條完整的、被前輩MCN們驗證過的道路,也是晴矢在微信公號上成功過的道路,運營、漲粉、變現這套思路,為他帶來了All in MCN的500萬元。

    但是事情顯然沒有設想的那么順利,他很快發現,打造一個成功的IP太難了。

    “賬號漲粉對內容質量依賴程度非常高,而內容質量則依賴背后的編劇、導演制作團隊。只要發揮不穩定,沒判斷好熱點,數據就變化非常明顯。另一方面,短視頻平臺競爭激烈,從賬號到內容,同質化越來越嚴重,想要脫穎而出越來越難。”晴矢自己總結。

    同樣是腰部短視頻MCN,沉浸文化以能打造爆款作為自己的特點,其旗下賬號已有多個賬號粉絲接近千萬級別,主要以廣告變現為主。沉浸文化CEO王玉玨告訴界面新聞記者,中腰部MCN入局最好是小步試錯,抓住時機窗口期,快速把號做大,才能在廣告市場分一杯羹。

    在廣告市場,最不能忽略的是來自頭部MCN的競爭壓力,大型MCN機構手中也有頭部中部甚至尾部各個階段的賬號,擁有資金、資源和人才優勢。在游戲公司市場部工作的王燁然稱,不管是平時還是重大節點,公司的市場投放幾乎只考慮大型MCN機構,“價格一樣,大型MCN服務質量好,效果有保障,小一點的MCN別說內容質量不穩定,公司都可能正在面臨倒閉。”

    “如果沒有疫情,或許我們還有存活的機會。”晴矢稱。疫情之下,企業的廣告預算進一步下滑,有價無市,市場冷寂。

    王燁然告訴記者,疫情影響下,企業生存不易。就他與品牌同行們的交流結果看,今年廣告主在品牌營銷上的整體預算會降低20-30%。 方雨稱,他所接觸到的品牌中,甚至有同比降低60%的情況。

    王玉玨也提前洞悉了這一點,他稱,廣告預算整體下滑的前提下,預算費用的配置也會從以廣告營銷為主,逐漸轉向帶貨,從品宣轉向追求品效合一。

    作為甲方一員,王燁然認為自己至少在半年前就已經感知到,行業內甲方投放的趨勢越來越重視實際效果。WeMedia副總裁方雨同意這個看法,并且提出了更加明確的時間點——2019年11月11日。

    2019年雙十一,阿里官方數據顯示,超過50%的商家在當天開啟了直播間。雙十一開場僅1小時03分,直播引導的成交就超過去年全天;8小時55分,淘寶直播大盤上的引導成交規模破百億,品類覆蓋至美妝、服飾、食品、家電、汽車等,其中在家裝和消費電子等行業,直播引導的成交同比增長均超過400%。

    同時,李佳琦5分鐘口紅銷量超萬只,薇婭雙十一銷售額達到3.3億元,淘寶汽車專場1秒鐘賣掉55輛車、雅詩蘭黛2小時直播成交過億、Whoo后預售前6分鐘破1億……

    直播帶貨產生的價值顯而易見,可以幫助商家直接達成投放-銷售效果的閉環。而對于廣告主而言,傳統MCN機構依賴的流量變現方式——廣告營銷卻面臨價格虛高、效果難衡量的困境。

    方雨告訴界面新聞記者,在帶貨還沒有完全火起來的時候,廣告主選擇KOL(關鍵意見領袖)進行投放的依據基本是粉絲量、播放量、點贊量、評論量這些外顯的數據,同時也利用這些數據作為廣告投放的效果衡量標準。

    這種模式下,容易滋生的灰色空間就是刷量。2019年10月,有創業者在微信公眾號發文稱其與蜂群文化簽訂的百萬營銷合同,幾百萬的播放量,最終實際導向店鋪的人流量和成交量幾乎為0。后微博官方查實,該創業者所投放的賬號“@張雨晗YuHan”確實存在刷量行為,對其進行關停處理,并要求蜂群盡快整改。

    “對于廣告主而言,這就是賠錢。”MCN機構負責人韓飛表示,“轉化率先別提了,如果刷量的話,傳播數據都是假的。”

    2019年,克勞銳對512家MCN機構的調查報告顯示,廣告營銷依然是MCN機構最主要的營收來源,不過在新成立1年以內的MCN機構中,帶貨收入比例已經超過廣告營銷,達到58.34%。

    對于腰部MCN來說,漲粉難變現難的矛盾在疫情期間更加凸顯,加上品效合一的趨勢下廣告主對廣告變現方式的不認可,可預見的廣告收入越來少,MCN們也就不得不開始另謀出路。

    帶貨能拯救他們嗎

    在直播帶貨、短視頻帶貨如此火熱的當下,沒有MCN想錯過這個風口。

    沉浸文化是一家主要運營在在抖音的短視頻MCN機構,直到晚上9:40分,CEO王玉玨才結束自己和團隊的會議。王玉玨告訴界面新聞記者,“自己是在爭分奪秒地往直播轉型,能轉的全部轉,大號全轉,新號直接上直播。”

    克勞銳報告顯示,2019年15000+新入局的MCN機構的驅動因素主要為電商直播和短視頻。業內人士稱,今年MCN的擴張,60%的新增崗位都在直播,剩下30%在短視頻,10%不到在長視頻和圖文,而且略微飽和。

    直播和短視頻帶貨能夠為MCN和商家都帶來直接效益,加上用戶在直播和短視頻中消費的習慣逐步被養成,至少現在來看,帶貨依然是一片熱土。

    不過,對于新入局者或者想要從既往的內容變現邏輯轉型的MCN來說,現狀卻有些尷尬。

    方雨還記得,較早的時候,一個國產化妝品品牌嘗試投放短視頻帶貨博主的經歷。

    他回憶稱,當時“架不住”經銷商的推薦,該品牌選擇了某個數百萬粉絲級別的美妝博主進行投放(全網粉絲超過千萬)。投放額度是30萬,包括數條短視頻加上帶貨鏈接。

    “當時,產生的播放數據非常高,但是最終達成的成交額度只有4千多,不到5千。品牌方都要吐血了。”方雨稱。

    從野蠻之地快速崛起的新營銷渠道——帶貨也讓甲方們狠狠地上了幾課,但這個回味時間也不會太長。該“吐血”品牌方很快向方雨表明自己新的KOL篩選標準: “現在播放量、粉絲量這些我都不關注,我只關注最終的帶貨結果。”

    上文提過的KOL運營也在社交媒體上吐槽,“真的想不明白,為什么還會有品牌主愿意買只有曝光量的整合營銷方案,上了熱搜然后呢?淘內搜索指數,店內UV(獨立訪客數)產品ROI(投資回報率)不看看嗎?”

    以往內容變現,甲方主要評估效果是以曝光數據作為效果評估指標,而現在帶貨,評價指標就變成了實際的轉化率。方雨認為,這兩者對于內容制作者、賬號運營者的能力要求是截然不同的,一種是內容思維,目的是為了漲粉;一種是電商思維,最終是為了賣貨。

    晴矢也曾經短暫試水過短視頻帶貨,但卻出現短視頻千萬播放,但商品轉化成交額不到十萬的情況。據他分析,自己的受眾畫像是以中年男性居多,與自己的預期并不相符,與廣告商品的受眾也不相符。這也造成了自己的賬號在帶貨市場上競爭力依然不強。

    多位采訪對象告訴界面新聞記者,部分早期成長起來的MCN機構都和晴矢有類似問題——轉化率非常低。微博認證為知名數碼博主的二喜最近也宣布解散了自己的MCN,他提到了一個”三輸”局面,一個旅行類的MCN機構曾借助流量優勢,希望撮合酒店、航空公司為自己提供免費的酒店和機票,由MCN機構進行宣傳幫助轉化,后來實際的效果是商業轉化率過低,導致三方都在“賠錢賺吆喝”,合作最后也不了了之,很快終止。

    如方雨所說,轉型前的MCN以內容思維運作,產品是自己的內容,目標是為了漲粉。但是帶貨對賬號的要求是“精準受眾以及注意力聚焦”,粉絲關注賬號的目的與帶貨有強關聯。“例如,如果只是一個小姐姐唱跳,那么吸引來的受眾大部分可能都是男性,這個時候你帶一些女性服裝,轉化率自然就不會高。但如果你的內容是教女生怎么化妝,就會好很多。”

    因此,對于轉型MCN而言,要想順利乘上帶貨大船,能否調整思維,校正自己的賬號方向成為了關鍵。據晴矢估計,如果在賬號成長期沒有及時監測,注意調整用戶畫像等,重新做一個符合市場導向的帶貨號至少需要3-6個月時間。

    回到如今的直播電商戰場,大批入局者蜂擁而入,頭部格局也漸漸形成。這些腰部轉型MCN所面臨的就是這樣前路坎坷,后路式微的尷尬局面。晉級或者淘汰,隨時都在發生。

    (原標題:大批MCN倒在去直播帶貨的路上:掙30萬 虧500萬)

    責任編輯:藍莓

    【特別聲明:部分文字及圖片來源于網絡,僅供學習和交流使用,不具有任何商業用途,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平臺贊同其觀點。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涉版權或來源標注有誤,請及時和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將迅速處理,謝謝!】

    解讀新聞熱點、呈現敏感事件、更多獨家分析,盡在以下微信公號,掃描二維碼免費閱讀。
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分享到:
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發表評論
   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    評價:
    ?
    關于我們 | 聯系我們 | 誠聘英才 | 服務條款 | 廣告服務 | 頻道合作 | 本網內容授權書
    Copyright ? 1998 - 2013 www.www.sd700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直銷報道網 ©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35451號
    翘臀小美女浑圆美乳大尺度_久久vs国产综合色_奇米影视俺也去奇米网_熟妇与小伙子露脸对白_男人天堂亚洲情网偷拍_视频免费网站黄_交换朋友夫妇2中文字幕 在线看片免费人成视频_亚洲综合色在线视频_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_国产在线看片aⅴ免费_日本一级老鸭窝黃色大片_午夜福制92视频_色八a级在线观看 草草影院CCYY_啪啪视频_国产国产人免费视频成_女性生殖高清器图片_亚洲妇女自偷自偷_免费A级毛片无码蜜芽_扒开女人两片毛茸茸黑森林_天天看片免费高清观看 欧美一级aa片系列_尹人香蕉午夜电影网_亚洲欧美中文日韩在线视频_中文大香伊蕉不卡一区_亚洲男人av第一网站_亚洲自偷自偷图片在线播放_偷欢福利导航 国产亚洲曝欧美曝妖精品_免费观看久久精品视频_女性真人生器殖20种图_亚洲欧洲自拍拍偷午夜色_日本欧美sm情趣调教片_11学生粉嫩下面自慰喷水 国产熟妇露脸在线观看_国产学生无码一区在线_中文字幕大香蕉永久网_午夜福利男女动态图片_色偷偷亚洲偷自拍视频_超prorm在线人妻在线_777米奇影视米奇